夏恽
汉灵帝时的宦官集团,人称“十常侍”,其首领是张让和赵忠。他们玩小皇帝于股掌之上,以至灵帝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十常侍自己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人民不堪剥削、压迫,纷纷起来反抗。当时一些比较清醒的官吏,已看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郎中张钧在给皇帝的奏章中明白指出,黄巾起义是外戚宦官专权逼出来的,他说:“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宗、宾客典据州郡,辜确财利,侵略百姓,百姓之怨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

夏恽东汉宦官,十常侍之一。据《三国演义》记载载:后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人朋比为奸,号为“十常侍”。

简介

帝尊信张让, 呼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 十常侍指中国古代东汉(公元25—220)灵帝时操纵政权的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他们都任职中常侍。

汉灵帝时的宦官集团,人称十常侍,其首领是张让和赵忠。他们玩小皇帝于股掌之上,以至灵帝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十常侍自己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人民不堪剥削、压迫,纷纷起来反抗。当时一些比较清醒的官吏,已看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郎中张钧在给皇帝的奏章中明白指出,黄巾起义是外戚宦官专权逼出来的,他说: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宗、宾客典据州郡,辜确财利,侵略百姓,百姓之怨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

后十常侍被袁绍所诛。

同缭

《三国演义》载:后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人朋比为奸,号为十常侍。帝尊信张让,呼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

十常侍指中国古代东汉(公元25—220)灵帝时操纵政权的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他们都任职中常侍。

事件

汉灵帝时的宦官集团,人称十常侍,其首领是张让和赵忠。他们玩小皇帝于股掌之上,以至灵帝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十常侍自己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人民不堪剥削、压迫,纷纷起来反抗。当时一些比较清醒的官吏,已看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郎中张钧在给皇帝的奏章中明白指出,黄巾起义是外戚宦官专权逼出来的,他说: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宗、宾客典据州郡,辜确财利,侵略百姓,百姓之怨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

小说中的夏恽

第十章 拜访夏恽

“对了,为什么整个天下之间只有袁绍一家独大,袁绍他是怎样发展起来的?”王天杰询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哦,大哥是这样的。袁绍世出于名门望族,自其曾祖父起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凭借世资,年少为郎,可是朝廷统治日趋黑暗,宦官专政愈演愈烈,残酷迫害以官僚士大夫和太学生为代表的“党人”。为此,袁绍愤然辞官返回冀州,开始招兵买马发展自身势力。

由于,其家族影响以及个人在冀州很是威望,因而袁绍的势力发展迅速。为此,袁绍的迅速强大引起原冀州牧--韩馥的忌惮。于是,便向朝廷暗中检举袁绍意图图谋不轨。得知消息的袁绍甚为大怒,在大量贿赂朝廷官员的同时,更公然将韩馥驱逐出冀州,由他暂代冀州牧之职。

由于当时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正与“党人”与争夺朝中大权而激烈的交锋。为此,张让为了不再树敌,也就默许了袁绍的冀州牧。

如此一来,再也没有制约的袁绍更加肆无忌惮的不断扩充着自身的实力,与扩大自身的势力范围。

虽然,最后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在朝廷权利的斗争中最后胜出,但是,此时的袁绍却已经强大起来。不过,袁绍并没有其他不轨的举动,张让他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不在理会袁绍。两者之间也因此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决不希望再出现另外一个袁绍,开始对天下其他各路诸侯进行严格的控制。因此,也指使天下间形成了袁绍一家独大的局面。

而势力不断庞大的袁绍也越发的狂傲自大起来,曾不止一次的以“三公”的名义自称。……。大哥事情就是这样了。”吕布将当今天下造成袁绍一家独大局面的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

闻言之后的王天杰已经对天下的局势有了更加清晰的进一步了解。

“大哥,之前你不是说黄巾起义的爆发,正是发展我们自身大好机会。而且,现在朝廷已经和袁绍联合起来共同镇压黄巾起义。虽然此刻黄巾势大,但恐难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军队的对手,黄巾起义迟早会被镇压下去的。

为什么大哥还不行动起来呢?”吕布询问道。

“二弟说的不错,但是大哥此刻却有心无力啊!”王天杰感叹说道。

“大哥,何出此言?”吕布不解问道。

“二弟,自古以来凡举家起事无不有大量财物作为基础。可是,此刻大哥却……。”王天杰无比为难道。

“大哥,布虽算不上名门望族,但还是薄有家资,布愿变卖所有家资,来全力支持大哥!”吕布闻言会意立刻说道。

“二弟,大哥怎么能让二弟你变卖掉祖上所有的家产呢?这万万不可!”王天杰闻言立刻否决道。

“大哥何需此言,大哥你我既然已经成为结义兄弟,大哥的事就是布的事。如果大哥再做推脱,就是在看不起布了。”吕布闻言正容道。

“如此说来,大哥就谢谢二弟的鼎立襄助了。”王天杰见状这才道。

……。

数天之后,吕布就已经将所有家产全部变卖掉,所得财物竟然达到近万金之多!

看来,吕布所说的薄有家资的“薄”应该改为“勃”才对!

“大哥,布看大哥似乎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吕布看到王天杰这几天依然眉头紧锁,而再次询问道。

“奉先,自古以来凡成大事者,除有财物之外,更要有百姓的追随。现在当今天下黄巾起义爆发,社会动荡不安,天下各地几乎到处都是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流民。而大哥想过了,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们正是我们所要争取的对象。

只要我们能够给他们衣穿,饭食,屋住的话,想必可以正确到大量的百姓们追随我们。

并且大哥心中已经有了合适我们立足发展之地了。”王天杰缓缓的说道。

“大哥,这是好事啊,为什么大哥还愁眉不展?”吕布闻言更加不解道。

“但是奉先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就这样带着大量的百姓们长途跋涉,那么朝廷会怎么想,朝廷会不会把我们当成第二只起义队伍呢?之前奉先你也说了声势如此浩大的黄巾起义迟早都会被朝廷镇压下去,更何况是我们。这些你都想过没有。”王天杰把心中的顾虑说出来道。

“那么,大哥,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沉默片刻之后,吕布再次询问道。

“现在关键是要如何弄来一个所谓的表面上的‘名正言顺’。”王天杰说道。

“表面上的‘名正言顺’?大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如果我们有了朝廷,最好是现在当权一些人的应允,或是文书之类的实物的话。那么,就可以将我们与黄巾起义相区别开来,从而达到我们的最终目的。”王天杰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是布太过疏忽了,大哥思虑之周详,让布折服。”吕布闻言语气更加无比敬重道。

“话虽如此,但是想要朝廷当权人的应允,或是文书之类的实物,又弹何容易。先不说无原离洛阳千里之遥,就算到达洛阳以我们现在能力也不足以接触到张让他们这些朝廷当权之人啊!”王天杰说出他这些天一直思虑的事情。

闻言的吕布先是一阵突然虎目一亮说道:“大哥,或许要办到这些并不困难。”

“哦,奉先何出此言呢?”王天杰询问道。

“大哥,前些天,布依大哥之意出门去打听消息,在无意之间得知十常侍之一的夏恽返回老家之中。而恰巧夏恽的老家正是五原!”吕布缓缓说道。

“果真?”王天杰闻言一阵惊喜。

“大哥,千真万确!由于朝廷正是他们这些宦官才使得天下百姓民不聊生,家破人亡。百姓们对他们这些宦官可谓是恨之入骨。因此,夏恽自从返回老家之后,就一直不敢出其家门。”吕布非常肯定道。

“太好了,奉先,立刻准备五百两金,我们现在就立刻去见见这个夏公公。”王天杰立刻起身道。

“是,大哥!”